您好,欢迎来到今网书画院 手机版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雅园 > 诗·文 > 内容

陈旦旦

.

作品赏析

    如果悲伤来得及

    陈旦旦

    有时候,我也会忘记,世界安静得只剩一片弦音。

    内心深处的那些悲怆的情绪,沿着神经脉络,流进四肢,又传回心房,积蓄着整个冬天的冷风。

    那些悲伤的情绪,被拉扯着朝上涌动,积蓄在眼眶周围,快要流出来了。

    冬天的风依旧恶狠狠的,终于快要吞噬完最后的一块残阳了。

    真想快点离开这里。

    真想快点去更远的地方。

    但是,该怎么去呢?又该去哪里呢?所到之处都被一种名叫悲伤的晨雾笼罩着。轻轻拨开透着悲伤气息的蒿草,脚底下尸骸一片,远处是寂静到死亡般的坟墓,头顶掠过一只黑色的飞鸟。

    其实,无论黑夜多么漫长,多么孤寂,那些光线,那些日出,那些晨雾,那些悲伤,一样都会准时而来。

    但是,如果悲伤来得及,来得及悲伤,总不至于住在悲伤的坟墓里。

    许多次,梦到这个悲伤的世界,梦到自己躺在结冰的河面上,安静得没有心跳,像是无情的木偶。悲伤得久了,会将冰雪融化,掉进流淌着悲伤的河里,可惜没有感觉到寒冷刺骨,只是面无表情地顺着流水而去, 不知道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停靠在码头,还是滞留在孤单上。

    流淌着悲伤的河流,带走了所有没来得及逃走的时光和青春。

    本来都可以逃得远远的,只可惜来不及,甚至来不及悲伤就住进了悲伤筑成的坟墓里。

    黑夜席卷着漫天的落叶,落叶被风无情的卷到悲伤里。

    有时候,自己也是只落叶,没有归处,只剩枯黄的悲伤,却以为落叶缤纷。

    真的感觉到了,被熟悉的世界一点一点遗忘的感觉。

    夜深了,世界安静得只剩一片弦音。头顶的点滴瓶,悬挂在灯光的黄晕里,一点一滴无情的向血液里输入悲伤的情绪。

    被熟悉的世界一点一点放弃,被悲伤的河流一点一点吞噬。

    如果悲伤来得及,我将用悲伤筑城一座城,里面流淌着褐色的河流。

    被悲伤的河流吞噬,抓着稻草又有什么用呢?只是徒增一根被悲伤带走的稻草而已。

    如果悲伤来得及,我想知道为何要哭泣。

    其实,就算问了,就真的会有答案么?

    我也不知道,只看到眼前悲伤的河流在昼夜不停地拍打着河岸,很快就要淹没河边的那棵树了,很快,很快就要淹没地平线,从此再无日出,面无表情地走着,麻木的被悲伤着。

     

    梦里,风起

    作者: 陈旦旦

    梦里,又见弄堂风起,在那黄晕灯光下弥漫开来的晨雾是你深沉的呼吸。

    梦里,你神色紧张地把耳朵贴近我的胸口听我的心跳声,以为这样就会离幸福更近一点。

    梦里,曾无数次的想起那片星辰,那片残留着你的背影的星空。

    也许只有在梦里,你从来都没有离开过。

    梦里,我是听风的人却还在痴痴地等着风儿……

    黑暗中你沉重的呼吸是清晨弄堂里熟悉的雾。

    你温热的胸口。

    缓慢流动着悲伤与寂静的巨大河流。

    生活里到处都是这样流淌着悲伤的隐喻。

    如同他载着她,驶过了春花冬雪,终于还是没能驶出悲伤的河流……

    梦里,曾有大风从黑暗中吹出一些名叫悲伤的东西,一瞬间仿佛就卷走了所有的温度,世界安静得只剩一片弦音。

    梦里,背靠着坐在可以望见星星的高处绿地上,仰起头,头顶是交错着的天线,远处是滚滚而过的浅灰色浮云。

    光阴的青色柠檬而已,青春以接近光的速度流逝着,就像核反应后的辐射一样,变幻出各种可悲的面貌。

    有时候,会觉得所有的声响如同梦一般都是很随机的东西。

    有时候,坐在窗前听着雨打芭蕉的声音也能触动你的心弦。

    有时候,悲伤来的太过突然,以至全世界都没能来得及逃离。

    其实,不只在梦里才能奋力游出那条名叫悲伤的河流。当全世界笼罩着一层悲伤的薄纱时,你同样可以捅破这层薄纱。因为你是生物,趋利避害是你的本能。

    也正因为你是生物,所以你的悲伤有n 个层面,总有一个层面让你难以触及。

    夜晚来了,放下两条铅球一样重腿,世界再次进入梦里。

    只是这次,你的梦留着泪。

    其实,不是只有在梦里你才流着泪,同样的泪也流淌在你去过的每一个角落,每一条河流……

    梦里,

    梦里,

    梦里,

    总以为在梦里,世界安静得只剩一片弦音。

    梦里,找到了那处可以栖息灵魂的地方。

    梦里,找到以后就从未走出过。

    梦里,你的世界出现了一轮阳光,在阳光下,所有的泡沫折射出的都是幸福的味道。

    梦里,就那样真实得再也没有离开过……

    这一切,都是你不愿醒来的梦。

    梦里,花开了……

    梦里,一切美好,一切安好于你……

个人简介

陈旦旦,甘肃陇南人,90后青年作家、书法家、自由撰稿人,现就读于哈尔滨理工大学自动化专业。喜欢游山玩水,业余喜欢码字、读书、练习书法,其文学作品散见于《山东青年》、《花开不败》、《高考季》、《智富时代》、《哲思2.0》、《辽宁青年》、《岐山》、《人民日报》、《人民文学》等多家期刊。其文学作品以小小说为主,广受读者青睐,并著有诗歌《初雪》、《无名字的纸》、《许愿树》、《青春葬礼》、《落叶成殇》等。